古纯速递
乱臣贼子
一道圣旨,一场赐婚,彻底把元羡推上夺嫡之路。 自幼便不受宠的元羡,从未生出夺嫡之心,且手中无权势,只想安稳度日。 顶着“乱臣贼子”头衔的萧庭煦,却在这个时候,说要助他登上皇位。 元羡明白,萧庭煦已经是司马昭之心。 退无可退的元羡,被迫成为傀儡。 只手遮天的萧庭煦,理所当然地站在他身后,成了人人闻之色变的摄政王。 见萧庭煦已经达成目的,身心俱疲的元羡,打算从皇宫中离去。 可就在这时,持着血迹斑斑的长剑的萧庭煦,却突然对他说,“阿羡,我会护你生生世世,与你永不分离。” Ps
乱臣贼子
六州歌头
六州歌头
*横出江湖的云栖宫被四大门派围剿,一夜之间销声匿迹。 冀州武林大会在即,横空冒出的蒙面人,既是当初溃败逃走的薛大宫主。 江湖危急,武林风起。 腥风血雨,人心叵测。 把人撩完就跑,薛鹤半夜气醒,誓死要将那人给绑回云栖宫鞭笞以泄心头之愤。 风尘相:“薛宫主不是说,我们已经两清了?” 薛鹤冷嗤,“两清?敢撩还赶跑,信不信我打断你腿。” 风尘相背脊哆嗦,低头看着自己残腿,薛鹤老脸一沉,将人直接抗在肩上就回房间。 风尘相:“……” “薛宫主这是不是太着急了些,我都还没点准备,怕是会给你留下什么不好
我师父超靠谱的
我师父超靠谱的
陆忆寒想不通,为什么世人仅凭自己一双红瞳就疏远他,嫌恶他,魔族生来就是恶吗? 父亲将他丢在人间怎么迟迟不来寻他? 掌柜将他留在药铺怎么轻易撒手离去? 陆忆寒看着一袭玄衣的叶与痴痴问道:“师父,我哪也不想去,徒儿不求长生不求飞身,可不可以跟着你一辈子?” 叶与朗朗笑道:“你是我座下唯一的徒弟,为师等着你继承衣钵,你想跑哪去?跟着为师在不夜天守一辈子吧。” ...... 可是师父,你为何不接受我的心意? 为何要亲吻他人? 为何又将我推下悬崖? 连你也要抛下我吗? 徒儿为你甘愿堕魔,师父不要
一觉醒来貌美夫君他出家了
一觉醒来貌美夫君他出家了
  振威镖局大少爷卫峥走镖时意外坠崖,昏迷了整三载,他苏醒后深谙“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这俗语,满脑子都是同自己夫君金宴屏幸福恩爱一起过后大半辈子的画面。   直至见到了曾经墨发飘飘如今头顶无毛的金宴屏,卫峥方知自己夫君早在他昏迷的第十日,便抽身红尘,遁入了空门。   曾经金宴屏为陪自己,惧高的他攀在甚高的墙沿,将头探了一夜。   曾经金宴屏为救自己,跪在衙门大老爷脚畔,将头磕得鲜血淋漓。   曾经金宴屏为爱自己,不顾众人非议身披红装,成了北越城头一位夫郎。   卫峥不信,这么
夫人打脸的时候我在鼓掌
夫人打脸的时候我在鼓掌
颜月肃和羽谯自小指腹为婚,过了三年相敬如宾的日子,就在他们以为自己会像普通夫夫一样平淡无奇的做生意养孩子的时候,却不曾想在羽谯带着已经怀胎八个月的颜月肃回族地待产的时候,却遭到了狼子野心的堂弟的暗算。 马车失控跌落山崖,荒山素野艰难生子。 刚出险境又见各自家中大权变动落难难变之局。 一家三口,弱小俱全,他们该何去何从? 且看被惹怒的双儿如何一手抱娃奶孩子,一手朝脸打回去! 圈套?设计?鹿死谁手还未可知呢,孰是猎物孰是猎人还不一定…… 羽谯(摇旗呐喊):夫人加油!夫人威武
槛花笼鹤
槛花笼鹤
[架空+先婚后爱+破镜重圆+疯批+狗血+HE] 小奴才鹤青做梦也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他能翻身一跃成为侯府公子,被许配给当朝王爷! 婚前两人互相厌恶,彼此嫌弃。不料日久生情,成婚之后的靖王桓襄惨遭打脸,深陷情爱难以自拔。 可就在桓襄最爱鹤青的时候,鹤青却毫不留情地杀了他…… 直球王爷攻x钓系美人受 Tip:故事背景架空,很多地方是私设,无考究
穿书之师尊失忆后
穿书之师尊失忆后
一朝穿越好基友小说《琉璃帝尊》,变成清冷师尊的邵傅,在封印完自己的反派徒弟,完成任务,穿越回来,过去记忆尽丧。 被封千年,一朝穿回现代,变成琉璃球中小人的邵司,被自己的师尊解开封印,看着自己的师尊 想象中,一把搂住师尊的腰,“师尊,看你这回哪里逃!” 现实中,一把抓在师尊的裤腰带,“为什么我会变得这么小!” + “扑到师尊的日子道阻且长啊!” 小剧场: 学生邵司:“师尊你知道什么职业最危险吗?” 正直教授邵傅:“当然是保家卫国的人!” 邪魅学生邵司:“不对哟!让徒儿来
我被最想杀的师尊攻了
黎天星怎么也不会想到,自己一直敬重爱戴的师尊竟然是最后杀死自己的人,两生两世以来的温柔付出都喂了狗。 不过既然上天给了他这个机会,让他重生一世,那他就一定要让仇相照血债血偿! 黎天星举剑狂挥:“我杀了你!你这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看着自家徒弟又开始犯病,仇相照不禁皱眉扶额,“不是我说大哥,为什么你非要杀我啊?我不是你师尊吗?” “正因为你是我师尊,所以我才要杀了你!” “为什么?” “因为我,”黎天星气得咬牙切齿,“重生了!” 仇相照笑得喷饭:“你说什么?你重生了?你生一个给我看看?”
我被最想杀的师尊攻了
重生后我嫁给了死对头
重生后我嫁给了死对头
 这就是个天道突然卡bug的故事。  陆淮合当了一辈子的魔头在死时幡然醒悟,没等他回过神来所有的一切就都重新开始了,只是谁能够告诉他为什么前世杀了他的那个人如今会对他寸步不离?  其实陆淮合很想一巴掌扇醒萧云笙,并且告诉对方他是一个有未婚妻的人,但陆淮合刚准备伸手的时候就突然想起来他的红粉知己已经和人家的未婚妻双宿双飞了,在飞之前还美名其曰的把他作为了补偿……  娘啊,陆淮合跪地,这还是他所经历的那个世界吗?  ————  婚前  萧云笙:现在丹芸走了,婚期近了,你看什么时候去做喜服吧  陆
我的爱徒很歪
我的爱徒很歪
古代修仙小甜文,快乐看文! 瞿家小少爷五岁便离开瞿家,跟随掌门师尊修了无情道。身为灵山派掌门大弟子,瞿认认真真修习术法,整日与剑为伴,被养成了一个清冷寡言的性子。 瞿玖羲将及冠时,便宜师尊便放他回家行冠礼,没成想他竟带了个十岁孩童回来要收其为徒? 收徒弟便收徒弟吧,怎么还同榻而睡了? 瞿玖羲无奈地笑笑:他还小,离不开我。 久而久之,大家都知道瞿玖羲的小徒弟心眼多得很,只有瞿玖羲一个人觉得自家徒弟跟个小可怜似的。 他把最好的都给了徒弟,培养了他十余年,谁知一夕之间徒弟竟变成了作恶多端
疯批王爷又在写检讨
疯批王爷又在写检讨
  公冶长追到淳于量的当天晚上,以为他可以被欺负到哭,结果他还真的被欺负到哭。   只是此“欺负”非彼“欺负”。   临近子时,已经写了十九遍检讨,写到腰酸背痛手抽筋的公冶长大哭道:“本王、本王坚决不再写了!”   站在公冶长身边的淳于量眼睛一眯,手上戒尺一落,冷声道:“王爷可要想清楚了,要么写检讨,要么手心挨剩下的八十一下。”   公冶长被落到桌上的戒尺吓得一哆嗦,眼泪汪汪的继续奋笔疾书,本王写!本王写还不成吗!你你你也就是仗着本王疼媳妇!   疯批王爷x爹系状元   公冶长(字子长)x淳于量(字思明)
教主你的马甲掉了
教主你的马甲掉了
武林中令人闻风丧胆的魔教教主傅星齐,竟在闭关之时惨遭妻儿背叛,协同武林正派围攻,一世基业付之一炬! 穷途末路之时,纪攸出现,欲救他于围攻之下。    然败局已定,回天无术。 重生一回,如何能避免重蹈覆辙? 不生孩子不娶妻,拐个属下亲亲抱抱。 “教主和该对旁人更有戒心一点。” “你不是旁人。” “就算是纪攸,教主也不该全然相信。” “那纪攸,会背叛我吗?” “……” 避雷:攻前世娶妻生子 前世今生互不相关 情感慢热。 狗血小虐。 HE
摇尾巴
摇尾巴
大婚之夜,红烛喜堂,婚服绕身,满怀期待,可是等来的,却是夫君的讥讽调笑。 那人新婚之夜留他独守空房,宁与通房丫鬟共度良宵,浇灭了殷鉴水的所有期望。 自此,梁子便结下了。 他无心这段孽缘,可人在府中,免不了处处被针对排挤,他疲于理会。 不过所幸他的小叔子为人甚好,经常帮他排忧解难,甚至——他身中春药,也是小叔子仗义相救…… 后来他才恍然,经常向你摇着尾巴示好的,就一定是一条狗吗? (雷/萌:双儿设定,有生子情节)
将军,朕知错了
将军,朕知错了
周子晨死了 他和方晏一生感情曲折,好不容易等到双双归隐的这一天,他却先一步离去。他死之后,方晏思念过度,不久也离开了人世。再次睁眼,他回到了自己刚当皇帝时拒婚周子晨的时候。 什么白月光?就是个毒妇! 谁说我要拒婚?子晨你等等我呀……
完结主打
查看更多 >
采花盗贼,哪里跑!
绿依林
扮猪吃老虎,把你骗到手。
采花盗贼,哪里跑! 填房 替身道侣要爬墙 重生后太子看我的眼神变了
完本佳作
查看更多 >
仙尊的小蛇精甜又撩
直球倒霉蛋儿和高岭之花老干部的双向奔赴
仙尊的小蛇精甜又撩
武林盟主要出嫁
武林盟主要出嫁
既然已经护了我十年,那剩下的一辈子也麻烦你了。
论如何正确养成主角大佬
论如何正确养成主角大佬
【黑历史预警,慎入。】 当来自现代的写手戴意舒成为自己文中主角的炮灰师尊时,他以为自己可以不再重蹈覆辙,可以重活平淡一世,可以只做他的山野落拓长衫客。 世人皆道:九华七祖中,刍重峰座主最为脱俗似仙,天赋异禀,只差一步即可羽化而登仙,以此不死不灭。 世人皆道:莲华道祖座下能人济济,弟子俱是龙章凤姿之辈,尊师重道,颇有建树。 世人皆道:戴意舒一生得尽天下大能之相助,驱圣人如犬役,使武者若手中剑,世间难出其二。 但没人知道 戴意舒错看了自己苦心教导的弟子 错看了一向疼爱自己的师兄 错看了他视为朋友的知己 故乡亦远,其路远兮,人心之深,难窥一二。 很快,戴意舒发现,修真界并非是表面上的一派祥和之所处,弱肉强食,优胜劣汰,一不小心便是粉身碎骨;人心叵测,世上人人都在不择手段的算计。 他到底为什么而来? 事情真的只是这么简单么? —————— 雷萌点预警: 绝世汤姆苏主受文,我一把年纪还是沉迷洒狗血。没有逻辑,一切只为苏而苏。
宫主大人,我归案!
宫主大人,我归案!
情思酿酒平添愁,雪藏十年难入喉。
我被白月光给拱了
我被白月光给拱了
重生之后,我被修仙界白月光给拱了
炮灰王爷他总在装纯情
炮灰王爷他总在装纯情
炮灰渣攻回头是岸,不羁野猫下海做狼。
王爷的炮灰男妾
王爷的炮灰男妾
把炮灰活成了人生赢家,结果又让他当炮灰!?滚,不可能的!